兵团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兵团新闻 ∷
碧波荡起千重浪——农三师小海子水管处采访札记

2006年5月22日11:10
  兵团新闻网图木舒克5月22日专稿 题:碧波荡起千重浪
  ——农三师小海子水管处采访记
  作者:袁道勃 王为勤

  近几年,记者每年都要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小海子水库踏访一次,可每一次的感受都有所不同,且不说它所处的地理位置特别,浇灌百万亩的规模,单就这些管水人,以管好水为己任,以服务好灌区为要务,以无私奉献为本职,使农业的命脉“水”畅通不阻,润泽垦区的兴旺。这一切,常常令记者心中激荡,泛起层层浪花。

  乘车话今昔

  那是今年的3月11日,记者来到小海子水管处采访。这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是小海子水库开闸放水春灌的第二天,记者跟随主管宣传的纪委书记,武装部长田军良一行到灌区内的49团、52团了解渠系过水和田间浇水进度情况,掌握春灌第一手资料,以帮助处领导合理安排调水、配水提供依据。

  “小海子水管处管辖着小海子、永安坝南、北和托克拉克4座中小型水库,座落在叶尔羌河下游。”在车上,田书记向记者介绍说:“它以小海子水库为主库,托克拉克为副库,永安坝南北水库为调节库。总设计库容量7.3亿立方米,依靠每年夏季7、8、9月拦截叶尔羌河洪水入库蓄水。4库坝长68公里,有大小水利设施590余座,引水渠2条,全长100多公里。下辖有13个基层单位。其中水管单位4个。配水、护坝、护闸点21个,肩负着图木舒克市,小海子垦区和伽师总场,红旗7个农牧团场及巴楚县3乡2镇,巴楚火车站的80多万亩农田水利灌溉、工副业和畜牧业及27万居民工作生活用水、管理点多、面宽、浅长、难度大,过去是问题多、财务亏损、债务严重、仅银行贷款就高4000万元、运转困难。

  2004年,小海子水管处成了以王同新为处长,夏贵生为书记的新一届领导班子,面对经济困难,问题多的现实,新领导班子以垦区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为已任,不等不靠,从当年开始到第二年,2年自筹资金707万元,完成了小海子水库,叶尔羌河上游引水河道裁弯取直,水毁工程除险加固工程达62项,为垦区多引水,早引水,安全引水打下了坚实基础。

  在这个基础上,新一届领导班子针对历年春末夏初小海子洪旱交替发生,狠抓了一个“全”字,强调了一个“精”字,作出了因地制宜,迎洪抗旱,防洪抢险并举的战略决策。首创了小海子垦区全员防洪体系,从垦区各团场抽调了劳力,成立了防洪抢险突击队,处成立了调水、引水、水情分析、物质供应、新闻宣传发布5个工作组。在引水河道、渠系、闸门、坝段等险要部位安排了看护点,划分了责任段,与调水、引水、护坝人员及单位签定了责任书,落实了单位行政首长负责制,修订和完善了叶尔羌河流或小海子水管处防洪实施预案,水库运行调试方案,形成和巩固了全方位防洪抗旱,调水配水的运转体系。

  在灌溉用水上,强调了一个“精”字,2004年以来,全处加大了管理力度,严格要求各阶段计划用水,合理调配用水,春灌和冬灌期间处领导和科室干部深入团场,田间地头了解灌溉进度、质量,协助团场水管站抓好节水灌溉,做到了计划用水和灌溉用水精确无误,仅2005年,小海子水管处共引水蓄库达28.28亿立方米,配水7.7亿立方米,保证了管区内城市、乡镇、团场各项用水要求,促进了工农牧副各业发展。受到了各方好评。相应增进了自身内力,2004年,全处完成国民生产总值2103万元,职均收入11504元。2年跨了两个台阶。

  夜吐衷肠

  小海子水管处是个以水利管理为主,农、林、牧、副、鱼、电力、旅游、工程施工等多种经营的水管单位。拥有4座水库,一座电站、纯净水厂、自来水厂、轧花厂、锅炉房,靠小海子水库的西海湾还有一个占地为万亩的依山傍水民族风情园的旅游景区……等等诸多挣钱企业,可是前几年却出现了“守着水库无鱼吃,抱着聚宝盆讨饭吃”的怪现象。

  问题在哪里?

  “问题在于人,不按市场规律办事,”这是第二天晚上,白天顶着沙尘暴在各水库闸门、坝堤忙活了一天的水管处处长王同新来到记者住的招待所房间,一语道破了天机。

  他举例说:“小海子水管处纯净水厂是处里投资40万元修建的厂房,个人集资27万元购买的生产设备,名曰“股份制”生产7年,最高年产量,生产大桶纯净水9万桶,箱装纯净水1×24瓶4000多箱,全厂员工27人,年年生产、年年销售、年年亏损。固定资产无折旧,人工工资还从水库护坝经费中出,更为奇怪的是,既是亏损企业,年年还有20%的红利可分,分红资金来源是处里的水利基金。

  西海湾旅游景点是国家、兵团、师支持投资建起来的,景区内有6000亩面积各类苗木,花草是从戈壁沙滩建起来的,铺设喷、滴灌设施,还建有多座不同民族的风情园,每年仅给景区内苗木施肥,道路维修……等处里就要投入150—180万元,而景区门票收入都了了无几。

  永安坝南库水面鱼业生产,以最低廉的价格转让给了一家民营企业的老板,只捕捞不投入,形成掠夺性经营,造成了鱼类断种……这一切,难道不是人的问题,不按市场规律所造成的恶果吗?这样经营能不讨饭吃吗?说到这里,处长心情无比激动,他说:“这届新的领导班子是头顶风险,脚踏地雷过日子啊”!

  为了改变这种面貌,新一届领导班子从2004年的着手解决了处里的几大难题,一是依法收回了永安坝南库的水产鱼业经营权,当年投资168万元新挖鱼池290亩,收复鱼池200亩,从农一师、农十师及兵团水产推广站引进白斑狗鱼、湘育银鱼、乌鲤鱼、鳜鱼等名优特新品种,一举试养成功,当年产鱼448吨,比上年增长12.5%。

  鉴于昆仑雪蟹品牌在社会上的良好声誉和发展前景,去年11月,从内地引进了50万尾蟹苗投放到永安坝南库,今年可见成效。

  二是以10万元的租金转让了纯净水厂的经营权,堵住了占有国有资产,吞食国有资产的漏洞。

  三是承包商以每年60万元的投入为条件,把西海湾旅游景点转让给了一家旅游公司经营,时间为30年,共投入1800万元。到期,经权威部门评估后归还水管处经营,这样既减少了投入,又增加了景区硬件设备建设。

  四是加强了财务管理,实行财务报帐制,严格控制非生产性开支,把有限的资金用在生产经营上,禁止了用公款大吃大喝,请客送礼乱发奖金和补贴。同时还加大清欠力度,清理常年私占房屋9000平方米,收回住房资金14万元,个人欠公款14.68万元,刹住了以权谋私的不良歪风。

  五是全面推行岗位聘任制,按照确定的岗位职数重新聘任,基层干部由原来的132人减少到98人,机关由85人减少到32人,把精减下来的人员充实到基层,加强了基层管理力度,避免了有事没人干,有人没事干,人孚于事的现象,组织没事干的人,去干没人干的事。减少了人力和智力资源的浪费。有力推动了企业三个文明建设,2005年,全处11个党支部有4个被师、市命名为“五好”党支部。

  感受沙尘暴

  沙尘暴是从昨天夜里4点左右开始的,这是新疆南疆,乃至全国2006年的第一场沙尘暴,连续了7天才慢慢减弱。它比往年提前了20天光临了南疆。

  昨天,记者跟随田部长一行看了44团、52团春灌情况后回到水管处招待所,晚饭后,与几位干部职工座谈水管处发展情况至次日凌晨2点,等他们离开,我脱衣睡去,进入了甜蜜的梦乡。突然,窗外的一阵噼啪声把我从梦中惊醒,啊!沙尘暴真的来了,因为昨晚坐谈的人曾告诉我这2天有沙尘暴,没想来得这样快。

  我拉天电灯开关,灯不亮,停电了,我拉天窗帘,只见窗外黑压压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只听风卷沙尘吼叫着打窗前席卷而过,房后的树发出让人惊诧的尖叫声。这次风暴最少有10级。

  早饭时,田部长告诉记者。这次沙尘暴最少要持续一个星期,昨天夜里,有的水泥电杆被风刮断,树连根拔起,处里的库房围墙被刮倒蹋了50多米,处领导和科室干部一大早就上了水库坝堤检查安全,他今天是留在家负责修复库房围墙和被刮断的电杆,负责通电,他交给我部分材料,让我留下看材料,哪里也不让去。

  下午2点多,随着门响,一阵风卷进来了一个风尘朴朴的高大汉子,说“走,老袁,跟我到水库坝上看看”他就是处长王同兴。他是今天一大早就顶着沙尘暴在输水渠系河床,长达100多公里区域做完安全检查后回到处里,连饭也顾不上吃,又要到水库坝上去检查安全。他是怕我一个人在招待所没有人陪同,寂寞,才来把我拉上的。使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种天气,我也正想到水库坝上看看,体验一下亲临其境的滋味,找点感觉。于是我背起相机随王处长上了超野车,车上还有灌溉科刘科长和另一名水管干部。

  车离开处机关,向小海子水库南闸驰去。这时,外面的能见度仅有200多米,远处就是一派混沌世界。艰难行驰在沙尘暴中的越野车。形似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孤舟。所路过的的村镇、连队、见不到一个在户外活动的人影,就连平时爱动的鸡犬,也躲进了各自的安乐窝不肯出来。我看着身边的王处长和他的部下们,心里涌起了一股难明似的热流。在这样的天气环境里,别人都坐在家中躲避沙尘,而他们,水利战士,就不知躲避,还迎着沙尘暴上,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

  车上坝堤,不到200米就有一名护坝职工,有的头上戴着皮帽,有的用一块布裹在头上,身穿棉大衣,手执检查工具,在坝上来回走动巡查,重要坝段还有基层干部值班监查。随着沙尘暴卷起的水库波涛,一浪高过一浪,拍打着水库坝堤,发出了惊心的吼叫声,可是护坝的干部职工,无一人退却,冒着寒冷、顶着沙尘暴,巡逻在60多公里坝堤上。

  处长王同新,先我们一步下了越野车,当他还没来得及站稳,一阵风就把他头上的帽子卷了出去,我们想去追赶,根本来不及了,眼睁睁看着帽子刹那间就卷进了水库,淹灭在波涛之中。

  “别追了,追不上”王处长叫住我们,“追也没用,回去照样洗头”,说着,他就走向了惊涛拍岸的坝堤底部,时而弯腰用手、时而用脚踢,检查着护坝片石是否松动。全不顾个人安危,这时,走过来2名护坝职工,大声向他汇报沙尘暴发生后,坝堤上出现的情况。

  “记住,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严防死守,不能出半点差错,有半点马虎。农场能不能丰收,职工能不能挣到钱,这就要看我们能不能引好水,管好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看好坝、护好坝保证水库安全是我的职责”。王处长对护坝的干部职工说。可他自身的心里压力,肩上的担子,所负的职责比大家更重啊。

  王处长的话,使记者想起了在采访中所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有的团场单位没有水灌溉,找水管所要,用了水,农业丰收了,却不交水费,一拖几年,造成水管单位资金困难,工作难开展,不知道这些同志看到本文,听到王处长对管水干部职工说的话,心里有何感想?我们是否应该对水利战线的同志多一点理解、少出点难题、多一份关爱、多一点支持。因为水利是我们共同的命脉,水利战士是为我们守护命脉的卫士,难道我们就不应该为他(她)们多做一点奉献吗?为什么要让他(她)们为难呢?


(编辑:宋维程)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昵  称: (不填为匿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