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每周之星 ∷
喀尔里克山下守水人

2006年5月24日17:23
  在新疆哈密东部天山喀尔里克山下,农十三师红星四渠渠首,40多年来,演绎着一代代守水员的动人故事,天山肆虐的暴风骤雨、冰雪严寒、洪流猛兽和岁岁月月与世隔绝的孤寂、贫脊,从来都没有阻挡住守水人留守渠首的使命与责任。如今第一代守水人已经长眠于喀尔里克山脚下,第二代、第三代守水人踏着父辈们的足迹,依然在渠首默默的奉献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和青春。
刘四勇和妻子。

  潺潺流动的天山雪水见证了一代又一代守水人为这片热土所付出的心血与汗水。

  1959年,为了引天山雪水浇灌亘古荒原上开垦的万亩农田,红星四场官兵顶烈日、抗饥寒、住地穴,用钢钎、十字镐硬是在巨石叠加的戈壁滩上修建28公里的红星四渠,引天山雪水浇灌出一片绿洲。

  刘四勇就是渠首三代守水员中的一个。在渠首,他和妻子一干就是9年。刘四勇说自己一直坚守在这里是因为第一代守水人感人的事迹。 40多年前,第一代守水人廖大明在渠首守水20多年,由于往返不便,老人与家人过着半年才能团聚一次的日子,6岁的小孙子在老人工作的时候,不慎跌入红星四渠……老人走后,按照他生前的愿望,后人把他葬在了喀尔里克山脚下,廖光烈承父志做了第二代护水人。就这样一代又一代护水人,从最初赶驴车、点油灯、住石屋,克服了种种困难,走到今天。

  刘四勇在山口守水,与妻子何小容为伴,夏天6至8月是山洪爆发的季节,每2个小时向山下报告水情,昼夜24小时雷打不动。山洪泄来,每天沿渠边往返l4公里陡步巡察水情,便于决定泄洪量并及时发现毁渠险情。冬天,渠首咽喉段一米宽几十米长的的冰暴天天都要用十字镐破开。以免冰暴破堤。          

  1998年7月27日下午,渠首闸门被凶涌山洪席卷而下的大树撞了个大洞,由于报告及时,抢险队伍奋战14小时抢险护闸,才避免了一场毁渠毁田的灾难。

  谁都知道,当守水员又苦又累。年轻人找不上对象,结过婚的又待不长久,因为那里长年伴随的只有冰雪严寒、光秃秃的山和数也数不清的大石头。

  初来时的艰苦让刘四勇至今都记忆犹新,入夜后,漆黑冰冷的石屋里,只有钟表的滴哒声,由于长年察看水情,他们已经炼就了听水声判断水情大小的本领。水情正常的时候,刘四勇和妻子管理着渠西那一片先辈们留下的苹果园和杏园,放一群羊和养着几十只鸡。每逢春季杏花灿烂和秋天硕果挂滿枝头,游客观光时,那才是刘四勇夫妇俩的节日。

  对父亲的去世,刘四勇的内心始终被深深的内疚和自责吞噬着。三年前,父亲生病患了胃癌,因为渠首人少,他一直坚持到5月下旬,棉花头水的进水工作完成后,才回到父亲的病榻前,只给父亲送过几次饭,又匆匆忙忙回到工作岗位。

    说起今年已经上六年级的孩子,刘四勇哭了,从他们夫妻上山的第一天起,孩子就寄养在哥哥家,每逢学校开家长会时,孩子总是孤单的跑到一边,悄悄的流泪,他一遍遍的问大伯:爸爸啥时间回来?倔强的孩子从不让大伯去学校,他幼小的心灵中始终坚信:父亲总有一天会回来,这一等就是9年。

  刘四勇仅仅是红星四场水电所守水人的代表,今年4月,副所长李志忠在渠首抢修时,膝关节粉粹性骨拆,留下终身残疾。28公里的红星四渠旁每块石头上都洒下守水人的血与汗。

  40年来,红星四渠在三代军垦人的精心呵护下,焕发出青春光彩,她每年引流2700万立方米天山雪水,实现了渠水加压滴灌,滋润着万亩高产棉田。

  喀尔里克山的雪水和石头见证着守水人的平凡、伟大。圣洁的喀尔里克山的雪水静静的流淌着,它不敢放慢向前奔流的脚步,因为有着太多象刘四勇夫妇这样的兵团儿女在艰苦创业的征途中敢于奉献的精神。(作者:黄新生  孙兰玲)

(编辑:宋维程)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昵  称: (不填为匿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